欢迎您光临新葡金棋牌官方网站!

共享经济之殇,也许区块链是良药

时间:2020-02-06 03:18

.wqpc_wechat_view *{max-width: 100%!importan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webkit-box-sizing: border-box!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important;} 微信号 功能介绍 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是工业革命以来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传统商业运作方式的新经济模式。我国的共享单车、滴滴出行,美国的Uber、Lyft(打车应用)和Airbnb(短租平台)等都是共享经济下催生出来的平台。据报道,美国的这三家巨头的总市值已经超过1180亿美元,且还在不断增长。2015年,PwC(普华永道)曾预计全球的共享经济价值将从2014年的150亿美元增长到2025年的3,350亿美元,许多人将这种新的商业模式视为一场革命。共享经济模式已经改变了人们获取产品和服务的方式,同时也改变了很多人的收支结构。但同时,很少有人意识到推动这种新经济模式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在更多人认识到这一因素是什么以及如何保护和改进它之前,共享经济存在停滞的风险,就像共享经济改变了传统商业模式一样。共享经济发展面临的5大问题虽然共享经济已经影响了商业运作的方式,消除传统的行业垄断本身就是共享经济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这一新型行业的集中化可能会导致新的垄断浪潮。目前,共享经济主要面临5大问题,这些问题并非只影响共享经济中的某个单独的领域:01消费者信誉管理集中化,没有实现共享近年来,个人信誉已经越来越重要了。你的信誉越好,你能从共享经济中获取的服务也就越多。共享经济的核心特征之一就是个人信誉带来的影响。在某种程度上,共享经济对人们在消费决策中使用个人信誉的方式带来了新的变化。长久以来,往往只有卖家需要保护自己的声誉,无论何时都不忘维护自己的正面形象。而在共享经济中,负面的信誉可能会影响到消费者获取租房、乘车或其他许多不同的共享服务。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共享经济其实只是重拾了最古老的经营方式。以前,在双方的交易需要建立在一定的信任基础上。早在法庭与正规合同出现之前,拥有被他人认可的信誉是实现交易的先决条件。尽管共享经济重新让个人信誉变得举足轻重,但它对个人信誉的处理方式也对该模式的发展构成重大挑战。在过去,紧密结合的社区形式使得人们很容易对某个人的信誉口口相传,不管这个人的信誉是好是坏。这使得企业和个人更容易知道该信任谁,实质上形成了一种社会的信誉体系。不幸的是,当前的共享经济并没有这种信誉体系。想象一下,假设每当你想要使用信用卡时,都必须向商家解释一遍自己使用的是哪个公司的信用卡以及该公司如何对这笔交易做出保障。如果是这样,那你也就不会选择使用这张信用卡了。但如果你使用的是Visa、Mastercard、American Express等这些商家认可的、享有很高信誉的信用卡,自然就可以消费成功了。当你同时使用Uber和Airbnb这两个平台时,你无法将自己在Uber上面的信誉度转移至Airbnb平台上。你在其他公司建立的信誉也不会得到另一家公司的认可。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用户对新平台的使用。当你花了很长时间才在某个公司平台上建立了信誉时,为何还要自找麻烦去使用新的平台呢?尤其是当你现有的良好信誉让你成为更有价值的用户时。当然,这个问题也会对提供这些平台的商家造成困扰。即便对于Airbnb这个共享经济中最成功的的公司之一,也没有一个可靠的数据库可以对其新用户进行背景审查。根据Airbnb的说法,该平台只有在知道房主和租户的姓名和出生日期的前提下,才能对他们进行背景审查。而且Airbnb也“没有每个房主和租户的身份标识,因此无法保证已经对每个房主或租户进行了背景审查。”但通过一个去中心化数据库,所有的公司都将会出于提高运用成本和用户安全的目的,对该数据库进行更新完善。要知道,在共享经济中,任何平台都无法在某个用户初次使用其平台之前,就能够预计该用户的价值或可能带来的损失。但共享经济中的各类服务的重叠用户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多。回到2016年,72%的美国人都使用过至少一种共享经济服务,但只有15%的人使用过Uber或Lyft平台,使用Airbnb或者VRBO(民宿出租平台)。这就意味着,通过共享数据,即便是那些信誉度更好的消费者和知名度更高的平台也将从中受益。02垄断(依旧在)摧毁一切载有用户信誉的中心化系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些系统已经垄断了某个行业。比如国内的滴滴打车平台就垄断了打车共享平台。“共享经济”听起来很棒,并通常被理解为是破除垄断的经济模式。毕竟,这种模式的基本理念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开始做生意。但实际情况是,共享经济已经成为滋养某些大规模垄断平台的沃土,并以极快的速度在发展。大型公司往往拥有关于其用户信誉的私人数据库。这些信息的重要性不容小觑。从本质上讲,这些信息能够告诉公司哪些用户值得为他们服务,哪些用户会造成损失,这些信誉好的用户将产生积极的投资回报率(ROI)。对于一个试图进入共享经济中的新公司来说,一切都得从头开始。这就意味着将遭受一些短期的损失,因为必须花费时间和成本去了解哪些用户值得信任,哪些不值得。当然,新公司面临的挑战还不止这一点,因为这一问题通常还伴随着另一个问题,即那些因为信誉不好而被大公司排除出去的用户,会转向那些对自己不够了解的其他平台来获取共享服务。比如,假设某个用户(因为信誉差)被禁用Uber或Lyft平台,但该用户依旧想要获取共享打车服务,那他/她就会转向那些没有自己信誉记录的新平台。显然,对于那些新的竞争平台来说,这并不是好事。现在,想象一下新的公司必须一次又一次地处理这些同样的问题。这些新公司想要成为当前垄断的大公司的真正竞争对手,可能性又有多大呢?与此同时,这些不断壮大的巨头可以继续专注于那些将帮助他们提高盈利的用户。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看出,建立在信誉基础上的共享经济是如何滋养着垄断巨头。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或许不是个紧迫的问题。毕竟,如果你从未与自己偏爱的平台发生过不愉快的经历,也不会去同情和使用那些新的竞争平台。然而,垄断巨头也会因为缺乏竞争而停滞不前。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垄断企业没有理由去投资改进自身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且同时还可以继续抬高价格。私有化的用户信誉数据库实际上也是这个问题的背后推手。如果新公司能够获得这些用户信誉信息,那么无论公司经营多久,任何公司都将不再能够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了。如果大型公司能够在停滞创新的同时还能抬高产品/服务价格,共享经济迟早会名存实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此一来共享经济将会变得与之前被其打破的传统行业(如出租车或酒店等)一样,步它们的后尘了。03不良消费行为正阻碍整个共享行业的发展正如上文提到的,如果没有消费信誉(以及由此产生的信任),那共享经济永远不会存在。问题在于,就共享经济当前的运作方式而言,真正的发展动力来自于消费者会因为不良消费行为而受到一定的惩罚。比如,在使用Lyft打车时,消费者需要约束自己的行为,不然可能会被禁止再次使用该服务。这看起来简单明了,但问题在于不良的用户行为实际上相当泛滥,并正在阻碍整个共享行业的发展。很多案例可以说明这一点,比如Uber的司机被攻击或者其车辆或其他私人财产被损坏。这一问题在我们国内的共享单车领域也是非常严重。美国短租平台Airbnb也好不到哪里去:房主的房子被损坏严重,曾报道的一个典型案例是某个德克萨斯州的租户邀约300人来自己在Airbnb的房子里开party,对房子造成超过$18,000的损失。尽管有媒体去报道这类事件,但每天都在发送或大或小的不良消费行为,只是平台内部在处理而没有对外公布罢了。需要承认的事实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值得信任的。即便是在所有消费者中,只有一小部分会做出不良消费行为,也会对整个共享行业带来连锁反应。首先,公司必须找到方法来弥补这些行为带来的成本损失。当然,公司也不打算自己掏腰包,而会通过抬高产品/服务价格来将这种损失转嫁给消费者。其次,不良的消费行为对新公司的影响要远远超过对现有大公司的影响。要知道,这些即将垄断行业的现有大公司在采取抬高价格之前,更有能力和资本来应对不良行为带来的损失。而大多数新公司往往只是靠着自身获得的风投资本维系运营,这使其处于相当不利的地位。再次,如果没有一个去中心化数据库来衡量和检测共享经济参与各方的信誉度,整个共享行业的发展潜力也会大大受限——因为如果用户/服务提供方(如房主或车主)在某个共享平台/行业遭遇不良经历之后,不太可能再使用该平台/进入该行业,直到更好的解决方案出现。引用美国《大西洋月刊》中刊登的Josie Cox的一篇文章的一句话:“在共享经济中的大玩家的商业模式都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的,但他们发展地如此迅速,以至于开始忘记信任的重要性了。”换句话说,近年来这些共享经济中的大公司出现在各大负面头条,原因是这些公司在忙着发展壮大时,已经忽视了用户信誉的重要性。Cox在文章中提到了一个典型诉讼案件,某个租户起诉Airbnb平台,因为她被房主性侵,并指控Airbnb公司疏忽职责。尽管Airbnb声称已经对该房主进行了背景审查,未发现房主有犯罪前科,但该案件表明确保交易双方都是值得信赖是多么重要。04用户可能无端被禁,且使用新平台时必须从头开始上文提到,用户无法将自己在某个平台的信誉度转移至另一个平台。这就好像每当你想要在新的公司进行消费时,都必须向其确认你的信用卡提供商是谁。很难想象,现代商业在这种模式下能够存活下去。我在上文提到,在传统商业中,公司必须竭尽全力来维护自己的声誉,而在共享经济中,这种模式是如何被翻转过来的。在共享经济某事中,大公司——尤其是那些具有垄断势头的公司——有更多的权利来决定将为哪些消费者提供服务,而不为另一些人服务。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他们的权利,公司也没必要去为那些会给自己带来严重损失的消费者提供服务。也就是说,这些公司也可以随意禁止某些消费者,同时也正如你会看到地那样,这些公司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义务提供任何解释。这样带来的问题就是,有些用户被迫重新使用新的共享平台。有个名叫Jackson Cunningham的Airbnb平台租户的经历是个很好的例子。他曾经是Airbnb平台的忠实用户,并向很多平台推荐该平台,但是自己却无端被Airbnb永远禁用该平台。Cunningham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曾被某个房主给过差评,但他表示该差评的理由完全是“无中生有”。然而,他没有找到有效的方式来回应这个误导人的差评信息:“我曾给Airbnb发邮件,指出该房主评论里面的内容纯属捏造。但我被回复说审查评论违反了该平台的政策,即便评论内容与实际情况不符。”现在,他不得不转向另一个平台,并重新开始在该市场建立自己的信誉度——尽管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在其他房主眼里都是很受欢迎的租户。这也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那些Airbnb平台最为依赖的、能够提供房子的房主,同样也可能在没有得到任何正式解释的情况下被禁止使用该平台。房主Kelly Kampen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他也被毫无理由地禁用Airbnb平台。在被禁之前,Kampen已经收到了“超过356个5星好评”,且在两年多时间内为超过700名租户提供过房子。可这又有什么用呢?Kampen在Medium发表的文章中说道,自己曾是Airbnb平台的忠实用户,曾通过很多很多方式向其他房主/租户推荐使用该平台。但Airbnb从未对Kampen的文章做出任何回应,但Kampen在文章中截图显示自己的账户的确被Airbnb公司屏蔽,尽管自己的服务曾广受好评。Cunningham和Kampen如果想要继续租入/出租房子,就必须重新使用另一个Airbnb的竞争平台。在丧失了自己过去两年多时间内建立的信誉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重新开始在新平台建立自己的信誉度。这再次表明,当这些共享经济中的大公司“独占”所有关于用户信誉的信息时,这使得新企业进入共享经济变得困难重重。当然,如果大公司的用户信誉资料来源于自己提供的多重服务,那么他们也太可能会对长期用户采取这样严厉的措施,也不会任由自己从前的超级用户在其他平台使用这些信誉数据。05“共享经济的重点并非共享”2015年,《哈佛商业品论》出版了一篇题为“The Sharing Economy Isn’t About Sharing at All(共享经济的重点并非共享)”的文章。尽管标题也许有些严苛,但文章主要是反驳一个流行的观念(至少当时很流行),即认为共享经济背后得以一个主要驱动力是人们渴望与他人进行社交,乐于与他人“共享”。但这篇文章认为将共享经济称为“an access economy”更合适。“这是一种经济上的交换,而消费者做追求的就是实用价值,而不是社会价值。”在思考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中,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区分,因为共享经济与传统行业向消费者推销的方式完全不同。在过去,消费者总是会关注拥有权,而在共享经济中,就会关注使用权。这使得通过后者运营的公司面临的竞争少得多。例如,绝大多数选择共享经济的人并不关心产品本身的品牌。他们只是希望从A点到达B点,并不大关心是Uber或Lyft送他们到目的地。尽管用户对尝试新服务持开放态度,但新公司依旧处于不利地位。新公司与更成熟的公司竞争的选择要少的多——这些公司已经拥有自己的信誉数据库了。正如上文第二点提到的,缺乏竞争将导致共享经济的各个领域都出现垄断现象。这个问题反过来将削弱整个共享行业,反而催生出和传统商业中一样的公司企业。区块链将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请关注Unitimes明天的公众号推文~作者:Layer Protocol编译:Hulin原文链接:

Lyft发言人亚德里安·德尔宾说:“我们对Lyft给有色人群带来的积极影响倍感骄傲。由于Lyft,一些历来被出租车行业所忽视的区域的乘客,现在可以获得便捷、实惠的乘车体验,我们在提供这种服务的同时,还维持了一个团结与和睦的社区,我们不容忍任何形式的歧视行为。”

但是,尼特尔在媒体采访中承认,打车应用向司机提供乘客个人信息的益处不胜枚举,比如可以创建更友好、更高效的体验。“他们在这个方面一定要达到平衡,”他说,“向司机显示乘客姓名和照片有潜在好处,我认为我们应该赞同这种做法。这些公司必须对这两个影响的利弊作出权衡。”

参与实施这项研究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尼特尔表示:“从许多方面讲,分享经济也是在不断摸索中形成的。在这种经济模式下,许多事情都是一个学习过程,你不能期待这些公司从一开始就完美无瑕。”

Uber北美业务主管雷切尔·霍尔特在一份声明中称:“共乘应用正在改变过去数十年很不平等的交通行业现状,让乘客可以更轻松、更便宜地打上车。歧视在全社会都没有容身之地,在Uber同样如此。我们认为Uber正在帮助减少整个交通运输行业的不平等现象,但诸如此类的研究也有助于我们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我们甚至可以做得更多。”

司机爱与女性乘客闲聊

虽然Lyft司机取消黑人乘客订单的比例与白人乘客差不多,但研究人员发现由于Lyft会提前向司机显示乘客的姓名和头像,所以他们可以对黑人乘客进行过滤。Uber则不同,它是在司机接受订单后才向他们显示乘客姓名的。尼特尔说:“在Lyft,司机甚至不必接受订单并按‘取消’键,就可以不接受黑人乘客订单。”

除了尼特尔,参与这项研究的还包括华盛顿大学助理教授唐·麦克肯兹、华盛顿大学博士生葛渊博,以及斯坦福大学汽车研究中心主任斯蒂芬·泽普夫。

研究人员还发现出租车行业也普遍存在歧视现象——这其实也是存在数十年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该研究并未对传统出租车行业和新兴打车应用行业的歧视发生比例进行比较。Uber此前暗示,该公司并未像许多司机所要求的那样在其应用中提供小费,因为这种做法可能会助长种族歧视现象。

存在歧视黑人现象

Lyft和Uber面临着不同的问题。研究人员发现,西雅图的Lyft和Uber司机在考虑是否接受黑人男性订单请求的时间要长得多,而黑人和白人在Lyft上面约车等待总时间则是相同的。在Uber上面,黑人约车等待时间要超过白人。

上一篇:北美车市下滑 通用/福特第二财季巨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