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棋牌官方网站!

「独家」改制15年后,中国最大校企——方正集团被诉“改制无效”

时间:2020-03-01 01:32

id="endText">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作者|刘培编辑|赵妍3年前,中国最大校企北大方正集团的“人事地震”风波中核心人物——李友,因涉嫌内幕交易等被判入狱,2019年初获准保外就医,提前出狱。作为曾经执掌方正集团13年之久的传奇性人物,李友的归来被外界视为以李友为代表的的方正集团原管理层,与方正集团现有管理层之间争夺权益,矛盾升级的转折点。双方争执的首个产权是北京招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润投资”),后者持有方正集团30%的股权。李友及其“郑航系”虽从股权关系上,控股招润投资,但由于历史原因,招润投资相关工商、财务资料等由方正集团代为保管,遂围绕招润投资的相关权益,招润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和方正集团展开快2年的诉讼纠纷。然而不为外界所知的是,方正集团的产权归属问题还面临更大的风险。方正集团目前股权结构中,北京大学、招润投资分别持股70%、30%,网易清流工作室从一位知情者处获悉,名义上北京大学持有的方正集团70%股权中,有一半或为替李友代持。这也意味着,总资产规模超过2400亿元的方正集团,掌舵者或并非北京大学,随着双方股权争夺战不断升级,最终权属恐生变动。争夺招润投资 抢公章招润投资,成立于2001年6月。现股东为李友持股32.98%,方中华持股16.89%,余丽持有23.32%,冯七评6.48%,张兆东持股5.55%,魏新持股4.78%。其中,方中华、余丽、冯七评均为李友在郑州航院的同学,俗称“郑航系”,也是方正集团原来的管理团队。招润投资虽从股权关系上,为李友及其郑航系控制。但是由于历史原因——招润投资早前曾经为方正集团的管理层持股平台,招润投资相关证照、财务资料都由方正集团统一调配使用的背景,为日后诉讼分歧埋下隐患。招润投资与方正集团的渊源,始于2003年方正集团的改制。时任方正集团董事长的魏新,作为当时方正集团的新生代力量,在和方正集团创始团队分道扬镳后,急于寻找新的管理人员,重新战略化投资布局方正集团。资本市场的“浪里白条”李友和在美国学习过资本并购的魏新在很多观点上不谋而合,李友也由此进入方正集团。方正的改制方案是股权结构由北大全资控股,变为4家股东共同持股:其中,北京大学持股35%,原管理层持股平台持股30%,两家社会股东分别持股17%、18%。招润投资即是作为管理层持股平台被引进方正集团。个中细节,网易清流工作室从知情者处获悉,招润投资的初始股东为方正集团的创始管理层,即北京大学一批教授持股。之后,李友以4倍的溢价从他们手中收购。根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判决书((2018)京01民终4566号),招润投资的股东虽几经变更,但一直为魏新和李友的郑航系所持有。不过财新网曾报道,魏新等曾替其他高管和员工共100多人代持股权。至2011年,招润投资的股权结构变为魏新仅持有不到5%的股份,魏新的老搭档张兆东持股不到6%,其余为李友的郑航系控股。随着李友的“郑航系”在资本市场的大肆收购和重组,李友、余丽、李国军(李友的弟弟)和魏新,被称为金融市场的“新四人帮”。李友的郑航系和魏新在2015年因为震惊资本市场的“举报门”被调查,随后相继离开方正集团。北京大学也随后派驻新的管理层掌控方正集团。2016年,李友因内幕交易罪、妨害公务罪、隐匿财务账本罪等被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罚没7.5亿元财产。魏新、余丽等也相应身陷囹圄。新老管理层交替引发的冲突,随着李友等郑航系的相继出狱,愈演愈烈。2017年,双方矛盾公开。据知情者称,当年,余丽等人要求返回方正集团董事会,但遭到方正集团拒绝。遂要求拿回招润投资的公章、证照等资料,对方称没有,于是上演了招润投资的原股东在派出所堵截方正集团员工,抢走了招润公司公章、执照的一幕。方正集团遂起诉招润投资,要求返还上述证件和资料。法院最终从所有权的角度,否决了方正集团的诉求,并称方正集团之前的保管、占有系基于方正集团、招润投资高管身份混同的前提,并非招润公司的明确授权;招润投资作为独立法人,其应该拥有本公司的证照、公章。2018年12月,招润投资在赢得招润投资的公章、证照后,发起新的诉讼,要求方正集团返还招润投资的相关财务资料等。该诉讼原计划于3月4日、12日开庭,后开庭时间被推迟。网易清流工作室从海淀区人民法院处获悉,目前尚无具体的时间表。代持内幕招润投资的股权关系,从法律文件上很容易分清。然而,李友和方正集团之间的纠纷,还远不止于此,或许更为复杂。问题的根源在最初方正集团改制时进入的两家社会股东——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持有方正集团18%)和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方正集团17%),这两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友及其一致行动人。2005年,上述两家公司将持有的方正集团股权无偿转让给北京大学旗下的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北大资产”),形成现在股权结构关系:北京大学持有70%,招润投资持有30%。“实际上,上述两家公司转让35%股权仍然为李友控制,北京大学只是代持。”上述知情者向网易清流工作室称。按照上述知情人士“代持”的说法,这也意味着,方正集团真正的控股人不是北京大学,而是李友等人,他们通过招润投资、成都华鼎和深证康隆共持有方正集团65%的股份。这一含混不清的股权关系从2017年中国证监会对李友等行政处罚书上也可以追踪到蛛丝马迹。处罚书显示,2004年成都华鼎、深圳康隆以高溢价3.15亿元,相当于方正集团35%股份审计后净资产的6倍,作为新股东投资获得方正集团35%的股份。而上述两家社会股东持有方正集团股份尚不到半年,2004年4月即与北大资产等签订无对价《股权转让协议》,将持有的方正集团股权“零元”转让到北大资产名下。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称,上述35%股权在一定期间保留在北大资产名下更有利于方正集团的持续稳定发展。各方同意北大资产在2008年12月31日前继续持有上述35%的股份。2005年8月,成都华鼎、深圳康隆与北京大学方签署《〈权益转让协议〉补充协议》(下称“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称,之前签署的无对价转让协议自补充协议签署后自动终止。2008年12月15日前,北大资产在收到成都华鼎、深圳康隆作价3.15亿元的款项后15日内,将上述18%和17%的股份分别过户到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而实际上,该处罚书显示,北大资产在收到相应股权转让资金后,一直未将股权过户给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为什么北大资产未按照协议约定,将方正集团的股权返还给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上述补充协议的本质是不是代持关系?网易清流工作室未能联系到方正集团给予置评。股权争夺寻求的背后,实际上是方正集团数百亿的资产。方正集团官网显示,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结束的财政年度,方正集团约有3.5万名员工,总资产2461亿元,总收入1042亿元,净资产573亿元。而方正集团旗下有6家上市公司,涉及医药、科技、 金融等业务,包括方正控股(00418.HK)、方正证券(601901.SH)、北大资源(00618.HK)、方正科技(600601.SH)、北大医药(000788.SZ)、中国高科(600730.SH)。截至2019年3月22日,上述6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超过800亿元。如果按照2017年的方正集团2400亿元总资产,李友及其智囊团通过招润投资(持股30%),至少拥有方正集团172亿元的净资产。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李友还向方正集团拆借10余亿的资金。2000年的北大管理层权杖移交,差点让方正集团失去了对方正科技的控制权。魏新引荐李友,击退方正科技的原管理层的举牌,3年的时间,方正集团的新管理层方肃清子公司诸侯割据的混乱局面,全面执掌方正集团。2015年,方正集团管理层再次交替,方正集团面临的问题更为复杂。方正集团的资产规模远超当时的数百倍,股权也多集中在原有管理层魏新和李友的手上。如果一旦李友方全面诉回股权和债权,北京大学控制的方正集团的资产还剩多少?目前来看,还是个谜。网易清流工作室(微信号:wangyiqingliu)出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清流工作室是网易财经旗下原创财经调查团队,关注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健康状况,致力于为市场提供独家财经调查,维护资本市场透明度。更多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号

方正集团在2003年7月上报的改制方案显示:北大资产公司持有方正集团35%的股权,“并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保持对改制后的方正集团公司具有相对控股地位”;然后,以1.49亿元的净资产评估价值为基础,引入三家“战略投资者”,向它们转让其余65%的股权。

魏新掌方正集团 引李友、余丽等加盟

2014年10月,余丽、冯七评、方中华走上前台,他们受让了成都华鼎的股权,三人合计持股74%,李平华持有26%。

余下70%的股权转让款,要到什么时候才支付呢?

不过,股权变更的工商登记,已经完成了。

2014年12月22日,也就是警方第一次试图抓捕李友未果的三天之后,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令计划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当时的方正集团资金很紧张,我2003年去集团总部任职,是副总,只负责分管资金工作——说白了,就是帮方正融资、找钱。刚去的时候,我一看账目,欠银行贷款30亿元,账上现金却不到200万元,那时候我真的有些后悔加盟方正。但我们没有选择放弃,而是把自己原来公司的钱,包括自己个人的钱,拿来借给方正用,这些钱加起来,在当时就有十几亿元。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这也是2016年年底2017年年初以来,我几十次向北大资产公司和方正集团提出请求的——成立对账小组,核对这些年方正集团的具体账目,到底看看我们对方正是在‘输血’还是在‘掏空’?另外,从2003年到2015年年初,方正集团的董事会共有7个成员,属于李友团队的,始终只有我和李友两个人,北京大学有5人。”

其二,在股权受让主体上,弄虚作假,欺上瞒下。

该方案提出,方正集团要在“确保学校国有资产安全”、“学校正当权益不受侵害”的前提下,“引进信誉良好、实力雄厚的战略投资者参与集团改制”,使方正集团从“单一投资主体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成为多元投资主体的有限责任公司”。

2001年,方正科技控股权之争,在资本市场上轰动一时。彼时,上海高清数字视频系统有限公司一直在力图夺取方正科技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方正集团只持有方正科技5%左右的股权,我们在那个时候事实上已经持有了方正科技10%左右的股权了,所以方正集团找到了我们。”余丽回忆说。

余丽则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回应说,他们购买方正集团股权的付款方式、途径,均是按照当时北京大学、北大资产公司要求进行的,这些都有明确的证据材料,根本不存在“拿方正的钱买方正之说。”

“这个批复很值得玩味,对于北京招润公司的措辞写得非常详细具体,但是对35%的股权转让部分,则是一个很模糊的描述‘社会股东’,丝毫不提康隆、华鼎的字样。这是否表明,当时教育部负责批复这一方案的人,是知道一些内情的?”2019年4月,一位方正集团的内部人士如此分析。

早在2015年1月9日,即魏新、李友、余丽等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的4天之后,方正集团即调整了原有的董事会。

进入方正集团之后,魏新出任副董事长,代行董事长职务;2001年6月出任方正科技董事长兼总裁。2001年10月,魏新又正式成为方正集团董事长。

北京招润获得的方正集团30%股权,作价是4480万元。比方正集团1.49亿元净资产的30%,略高10万元。

“在2001年4月,当魏新与李友在郑州中州宾馆恳谈的时候,为了能打动李友,他不失时机地为李友画出了一张改制的‘大饼’。”

(编辑邮箱:liuyuhai@eeo.com.cn)

但此前的案例里,未有任何一家国企的体量、影响力,能够与方正集团比肩。方正集团最近一次披露的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该公司负债和所有者权益(可简单理解为“总资产”)超过3555亿元,其中所有者权益(可简单理解为“净资产”)超过了648亿元。

2001年至2004年,时任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时任执行总裁李友、时任副总裁余丽,在方正集团的改制过程中,将方正集团2002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审计值由20.69亿元人民币,降至只有8029万元人民币。

余丽,则被大连市中院判决犯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仅处以财产刑——罚款人民币15万元。她在2016年11月左右,获得了自由。

这一年的7月至12月,方正集团向北大资产公司支付了21860万元的款项,作为深圳康隆和成都华鼎的股权转让款。并且,时至2019年3月底,还欠200万元的转让款,未向北大资产公司支付。

2018年12月27日,大连市中院一审公开宣判,马建犯受贿罪、强迫交易罪、内幕交易罪,被判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马建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魏亚峰,生于1971年4月,至少从2000年开始投入李友麾下,在李友、张海的“凯地系”里任职,历任中国高科投资管理部总经理、河南银鸽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600069.SH)董事会秘书、广东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总裁特别助理等职,并担任方正集团旗下方正产业控股有限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2003年10月,方正集团任命他担任武汉正信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在2003年12月前,还曾担任北京招润的董事。

前文提到的,郭文贵的盟友张越,则在2016年4月“落马”,2018年7月,因犯受贿罪,被一审处以有期徒刑15年。张越服判没有上诉。

对于提起诉讼,余丽称,这是因为方正集团在2018年首先发起了诉讼,他们“才不得不应诉,然后才就保证北京招润的小股东权利,恢复深圳康隆、成都华鼎在方正集团的股东地位等提起了几桩诉讼。”

20多人的团队里,有的没有跟着李友走,离开了;余丽则选择加入,“从我本人讲是有‘北大情结’的。在高中时,我的成绩非常好,一直向往能考上北大。结果考试时生病了,所以北大的这个情结一直存在,一听说有机会能够去到北京大学的企业工作,我立马就答应了。”

“我记得很清楚,是在上海金茂大厦的一个房间里,李友和我们开会,说要加入方正。那个时候,我们核心团队共有20多个人,已经拥有了几十家公司,而且都是控股股东。早就衣食无忧,也有车有房了。对于重新回到体制内,大家意见并不完全统一——因为我们团队很多人本来就是从体制内走出来的。”余丽回忆当初的场景。

但也就是在2014年年底,李友、魏新等人的命运发生了巨变。

李友也将他的同学团队带进了方正。

在北京大学读书、任教多年,又身为方正集团董事长的魏新,是否在为“外来人”李友们“做嫁衣裳”?

2016年,大连市检察院对李友、余丽等人提起公诉。

2015年7月12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布消息,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奚晓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但是,这并不是方正改制的全部争议点所在。

前文提到的魏亚峰,在举报信里称,“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为求离婚而支付予其妻现金3000万元。”魏亚峰称,这一情况是李友亲口告知魏亚峰的。

1992年12月,方正集团正式成立,初名“北京北大方正集团公司”。

成立之时,成都华鼎注册资本为30万元,经营范围为办公用品、纸制品的销售。

财政部的上述文件第三条规定:“企业实行公司制改建,应当由国有资本持有单位负责组织实施”;第五条规定:“由国有资本持有单位委托中介机构进行审计”;第七条规定:“国有资本持有单位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委托具有相应资格的评估机构……进行评估”;第十条规定:“企业实行公司制改建的股权设置方案,应当由国有资本持有单位制定”。

简言之,即北大资产公司诉方正集团在2004年的改制无效。方正集团100%股权,应归还北大资产公司所有。

“李友、余丽他们当时的解释是,在2003年、2004年那会儿,为了帮助方正集团缓解资金困难,他们自掏腰包,借钱给方正集团。这些钱原本应该由方正集团还给李友、余丽的;再由深圳康隆、成都华鼎——后来他们也不避讳说,深圳康、成都华鼎就是他们自己的公司——作为股权转让款,支付给北大资产公司。”

不过,也就是在1998年、1999年左右,方正集团开始走下坡路。

2018年9月20日,李友成为成都华鼎新的股东,他直接持有44%的股权,也成为成都华鼎的董事;余丽持有30%,李平华持有26%。

北大资产因此持有方正集团70%的股权,重新成为控股股东。

对于余丽的上述说法,2019年4月28日,经济观察报记者向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发去邮件求证。不过截至6月15日8时,他未做出任何回复。张维迎在2003年至2012年,曾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助理职务,期间分管过校办产业的工作。

她还谈到,2017年审计署审计北京大学时,她也多次就方正集团的问题,配合了审计署的审计问询。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咄咄怪事?

上述审议意见认为:“上述做法不符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关于改革国有资产行政管理方式加强资产评估监督管理工作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01〕102号)第二条‘国有资产占有单位在发生公司制改建……不得借评估行为弄虚作假’的规定。”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当年年底,成都华鼎、深圳康隆总计持有的35%的方正集团股权,又“回到”了北大资产公司名下,而且是“无偿转让”。

对于北大资产发起的这一诉讼,有方正集团现任管理层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记者予以确认。

但是,2019年4月,方正集团现任的管理层人士则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方正集团现在已经很难找到2003年、2004年前后几年间,方正集团的公司账目了,“这些详细的账目,可能已经被他们藏起来了,或者,销毁了。”

引入的新股东:是“外部战略投资者”,还是“内部人的公司”?

奚晓明案,也与李友相关。

但是,还是这家中润华会计师事务所,在2003年10月,又出具了同—文号、同一基准日的方正集团另一份审计报告。这份报告称,方正集团的净资产是20.69亿元。

其三,拿方正集团自己的钱,买方正集团。

2016年10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就奚晓明案向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称,奚晓明直接或通过其家人非法收受相关人员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4596934亿元。

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意见里,也对方正集团改制中,“企业管理人员既是方案制定者,又是股权购买者”的问题,提出了批评。

余丽说,“我和李友就是作为这两家公司的代表,进入方正集团董事会的。我们当时有几十家公司,选择了康隆和华鼎,因为这两家公司名下没有什么资产,也没有持有其他公司的股票,因此作为持股的‘壳公司’比较合适。”

2008年,魏亚峰开始举报李友等人的问题。2009年,魏亚峰被湖北司法机关拘捕;2010年12月,武汉市中院以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判处他有期徒刑20年。

2017年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意见也认为,至少深圳康隆、成都华鼎的付款方式是不合规的。

更离奇的是,2017年,国家审计署向这两份报告上签字的同样两位注册会计师进行核实时发现:其中一位会计师已经病故,另外一位则“否认为本人签字”。

生于1966年的余丽,为河南郑州人。余丽自述,从郑航学院毕业后,她先是在河南省经济计划委员会工作,1991年,与丈夫下海经商。

随后,郑孝平开始着手调查。他与李友进行了约谈,“只谈了几分钟,发现李友明显就慌了”。

方正集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余丽恢复自由之后,要求回归方正集团董事会,但被拒绝。这两年来,余丽、李友等人,也多次主张要恢复成都华鼎、深圳康隆在方正集团持有的35%的股权。

方正集团,这家中国最大,也是最著名的校企,将何去何从……

1995年,方正集团旗下主营软件开发业务的方正有限公司在港股上市(股票代码00418.HK)。1998年,方正集团旗下从事计算机硬件生产的方正科技公司,通过在二级市场上直接购进“老八股”之一的延中实业,入主这家上市公司,并在次年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股票代码:600601.SH)。

2011年1月,北京招润的股权再次变更。余丽、方中华、冯七评,成为公司新的股东,分别持股27.15%、24.12%、6.48%;魏新、李友、张兆东的股权,则变为4.78%、31.92%、5.55%。

“2004年的时候,魏新、施倩持有的北京招润公司相当部分的股权,确实是替公司主要科研人员和骨干代持的。但仅仅代持了几个月,这些代持的股权就被魏新、李友等人,强制收购。当时是把那些有股权的员工叫到办公室一个个谈,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于是我们看到,这33.95%的股权,在2个月后的20015年2月,就降为了只有12.03%。到了2011年之后,李友和他的‘郑航学院’同学们,就已经控制了北京招润约90%的股权。”2019年4月,一位方正集团的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了当年北京招润股权变更的情况。

李友,在2016年11月因犯内幕交易罪,妨害公务罪和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数罪并罚,被大连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半,并处罚款7.5亿元人民币。数位与李友相识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在2016年年底、2017年年初,李友即获得保外就医。

2004年3月,方正集团完成工商登记变更,改制完成。

朱峰介绍,2017年以来,北京招润多次与方正集团交涉无果,方正集团自2015年以来的经营状况,除了公开的财务报表之外,其余的情况招润无从知晓,作为小股东,他们理应享有知情权。在此情况下,2018年,北京招润不得以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方正集团提起了3三桩诉讼,起诉的案由分别是,作为方正集团的小股东——招润公司的知情权,招润公司存放在方正集团的财务资料等财产返还,以及方正集团2018年3月股东大会决议的有效性。

而评估方面,由方正集团自行聘请的中保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在2003年7月18日,出具的评估报告称,以2002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方正集团净资产评估值为1.49亿元。

北大资产公司称,2015年初,魏新、李友、余丽被调查后,北大资产立即调整了方正集团管理层,然后逐步发现此三人之前的上述行为。

“2004年至2005年,为了对外融资和合作的方便,李友将35%的股权交由北大资产公司信托持股,解除信托持股后又约定将股权暂时保留在北大资产公司,直至20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目前,虽然北大资产公司仍持有上述35%股权,但李友已多次主张该股权,北大资产公司面临诉讼风险。”

这一文件提出,“经学校审核批准,资产经营公司可以整体出售或部分转让非上市企业的资产或股权。转让时,应进行严格的资产评估,防止国有资产流失。”

2010年12月,施倩持有的12.03%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张兆东。张兆东是方正集团的创业元老之一,并长期担任集团的董事、总裁职务。

2017年9月国家审计署对北京大学的审计意见中,是这样写到:

国家审计署的这份审计意见称,“经与方正集团2002年12月31日财务数据比对,改制方案依据的审计报告(即净资产为8029.38万元)少列固定资产、在建工程等,导致净资产少计9726.01万元。而且评估基准日方正已获授权的12项知识产权、9项专利技术,以及商标权等无形资产也未纳入评估范围。”

2019年4月,北大资产公司在诉状中认为,方正集团向北大资产公司支付的这2.186亿元的款项,就是魏新、李友、余丽,在拿方正集团的钱买方正。

对此,一位了解当时情况的方正集团老员工对经济观察网记者称,之所以在2014年12月对抗警方的抓捕,是因为彼时李友与郭文贵正处于“激烈交战”的状态。

2017年9月,国家审计署对北京大学出具的审计意见显示:2003年6月,中润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以2002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的方正集团的审计报告,该报告称,方正集团的净资产为8029.38万元。

成都华鼎,这家原名“成都成华物理冶金技术研究站”的机构在2013年7月方正集团上报的改制方案中,与深圳康隆一样,也被描述为“业界知名的”“外部战略投资者”公司。

2003年5月29日,这家技术研究站方始更名为成都华鼎公司——与深圳康隆的注册资本由300万元“暴增”至1.5亿元,发生在同一天。

她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可以参与员工持股的方正集团员工共有200位左右,但在2005年前后,一部分员工希望退出,“大家那会儿对方正集团的发展信心不足。那个时候李友为了留下这些老员工和核心技术骨干,就以4倍的溢价让员工套现部分股权。后续好像一直都还有员工陆续退出,股权也转让给了我们。”

2017年2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奚晓明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奚晓明也是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一位方正集团的内部人士这样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

魏新自2015年1月被调查后,迄今尚在羁押中。

对于北大资产公司在北京市一中院发起的这次诉讼,朱峰回应称,一方面,他们希望方正能健康地发展,不愿见到大家纠缠在诉讼中;另一方面,如果通过这次诉讼,能在法庭上就方正集团的改制历史,以及2015年以来方正集团的经营状况、财务往来情况,进行公开的对账,不失为一件好事。

余丽亦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展示了,2018年她与北大资产公司现任董事长萧群就成立“对账小组”一事的多次短信及微信往来记录。

“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成华区政协、科技局招商引资引进的企业,据政协反映,因为该企业投资项目是控股商业银行,注册资本将达到一个亿……事后工商局了解到企业改制中提交资料有部分不实,职代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未经过原股东同意。6月9日,请示分管经案工作的马江平局长(时任成都市成华区工商局副局长,记者注),马局长认为,该企业已认识到在申请登记中提交虚假材料的错误,而且区领导很重视,提出了整改意见,企业已自行整改,并且尚未造成危害后果,企业向工商局写出检讨,可不予立案查处。经局领导研究决定,同意按规定办理该企业变更增资登记。”

魏新、李友、余丽,“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方正集团巨额资金,用于支付他们非法获取方正集团权益的转让款”。

财新传媒在2017年1月的报道称,奚晓明所收受的1.14多亿元贿赂中,李友以5000万元的行贿金额,高居行贿者之榜首。

成立于2001年6月的北京招润,注册资本1000万元,最初股东为两个自然人,顾小玲出资800万元,叶军出资200万元。2002年10月,叶军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了李京晶。如前所述,在此期间,魏亚峰,也曾为北京招润的董事。2003年12月,卢旸取代顾小玲,成为公司新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顾小玲、魏亚峰被免去董事职务。出身于1967年的卢旸,时任方正集团贸易部部门经理。

2001年6月,李友成为方正科技的董事、执行总裁。彼时,方正科技注册办公在上海,李友的工作地点也常驻于此。

2019年4月25日,余丽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将这35%的股权,交给北大资产公司信托持股,也是应北京大学及北大资产公司的要求进行的,“2003年年底2004年年初,北大和各家校办企业陷入互相担保、资金链条断裂的危机。如果由北大资产公司来对校办企业进行担保,需要满足担保方对持股比例和净资产的相关监管要求,当时北大代持我们的35%股权恰恰可以让北大资产公司符合上述要求。所以,代持是应北大的要求、为支持北大渡过难关而代持,是为了确保北大校企不要出问题,尤其是北京大学在银行向校企提供的直接担保不要出问题而代持。”

余丽表示,在2003年方正集团股改之前,无论是李友,还是她,都没有在方正集团总部任职,所以是“社会股东”;李友团队当时也称得上“实力雄厚”、“业界知名”。

郭文贵的同盟之一,是时任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越,“最开始到达博雅酒店来的警车是挂的河北牌照,我们担心是不是郭文贵、张越派来的人。”

这三家“战略投资者”就是北京招润,将持股30%;成都华鼎,将持股18%;深圳康隆,将持股17%。

数位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介绍,李友的重大立功表现,或包括马建案、奚晓明案等。

到底方正集团当时的净资产是8000多万元,还是20余亿元?

在2003年改制之前,方正集团100%的股权为北京大学所有。改制后,谁将成为方正集团新的股东?

上一篇:号外|乐视网将暂停上市:那些与妖股、接盘侠有关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