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棋牌官方网站!

500名新生代财富接力调研报告:多数从排斥转向认可

时间:2020-01-30 01:52

开篇的话/企业的发展离不开领导人的传承与交接,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渐渐步入而立之年,未来10年中国的民营企业将全面进入接班时代。这不仅关系到企业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中国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兴盛与发展。  事实上,民营企业交接班是一个自然过程,也是一个经济过程和法律过程。发达国家,这一过程延续了数百年,数十代人,日本最长寿的家族企业有1400多年的历史,但是在中国,这一过程中断了60年,现在是第一次。  不仅如此,目前中国经济处于特殊的历史转型期,企业家在换代,经济亦在转型:中国的经济必须从投资拉动型转向消费拉动型,从数量经济转为质量经济,从粗放经济转为集约经济从不可持续增长转向可持续增长,中国的经济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此刻,中国的用工成本不断上升,中国的劳动力不再廉价,不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劳动合同法》实施,工资协商制度推行。过去很多企业是“先污染后治理”,今后对企业环境的保护要求会越来越高,环保治理成本大增,能源、资源、土地成本大幅上升,出口环境恶化……  总之,过去老一代企业家曾赖以成功的外部及内部条件都将发生改变。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老一代企业家完成了中国经济从计划向市场的转型,解决了中国经济从小到大,从无到有的问题,但没有完成从大到强,从快到好的转型。新一代接班人能否接好班,能否完成时代所赋予的使命,这是关系中国经济未来几十年命运的大问题。  新一代是否就是人们眼中的飚车炫富的富二代,他们在国外受到的教育理念能否与中国现实结合,产生正面影响?  父辈企业家如何能让子女顺利接班,是直接进入董事会做决策还是从基层做起,或是让子女管理一个部门,甚至另行创业?  接班人与父辈经营理念、管理方式不同,无法与老臣共事怎么办?两代人对企业下一步发展意见不同、使命感不同怎么办?面对子女不愿接班,中国职业经理人队伍及其制度又欠成熟的环境,企业家怎么应对?《中国经营报》“新一任接班人”专题将分别就以上问题一一探讨。  目前中国民营企业接班人情况如何,有多少企业进入接班期?主要分布在哪些行业?遇到的共同问题是什么?请看本期专题。  民营企业“接班潮”  本报记者 屈丽丽 北京报道  中国的民营企业,特别是一些家族企业,是近二三十年来中国经济最活跃的个体。2012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截至2011年末,中国的民营企业已经超过840万家,占企业总数的87.4%,对GDP的贡献率从改革开放初期不足1%,发展至今超过了60%。娃哈哈、新希望、格兰仕、俏江南……出现了一个个令国人耳熟能详的民族品牌。  在中国经济的转型期,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渐入耳顺花甲之年,一方面需要应对经济环境的变化,同时也在不断地思考如何让自己的企业“基业常青”,如何让新一代接班人撑起企业新领军人的大旗。接班人的状态直接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与前途。  82%的“接班人”不愿接班  在最近的很多公众活动上,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好和女儿刘畅总是同时出现在公众的面前。面对记者的提问,刘永好常说:“这个问题让刘畅回答更适合,她比我了解得更多。”拥有北京大学MBA背景的刘畅从2002年起就进入了新希望集团,担起了团委书记,后又进入董事会。  显然,刘永好正在扶女儿刘畅顺利接班。两年前,和刘永好出席公共活动,她给公众留下的印象还是父亲身边的一个“乖乖女”,静静地聆听记者的提问与父亲的回答。如今刘畅已经初现一名女企业家理性、练达的风范。  “创业难,守业更难。”刘畅告诉记者,从小她就觉得自己与身边的伙伴不一样,没有哪个同学家里有汽车,自己却能坐着汽车上学;二十几岁的女孩,都梦想着有一天能背上LV,自己却能轻易拥有。“但是这种对物质的满足感似乎很快就没了,更多的感觉是身上的责任与压力比别人更重。”  子承父业天经地义,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民营企业家都能像刘永好这般,让子女边学习边接班,并不是每个企业家儿女,都像刘畅这般理解身负的压力与责任。  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广东省工商联的调查显示,高达61.8%的企业主希望子女接班,有计划未来10年内由子女接班的达30.5%。  让子女接班似乎很早就提上了企业家的日程。草根起家创业的第一代企业家,多数学历不高,万象集团董事长鲁冠球15岁时辍学做了打铁学徒;福耀玻璃的曹德旺9岁才上学、14岁就被迫辍学,在街头卖过烟丝、贩过水果、拉过板车;红豆集团董事局主席周耀庭的学历只是初中毕业……类似的情况不胜枚举。  然而企业家们多数认为,接受更好的教育能够让子女更胜任接班人。上海交通大学管理学院选取了182家中国家族企业最杰出的企业,同时对同行业排名前3位的优秀企业进行调查,并重点剖析了54家龙头企业,结果显示,大多数“接班人”都具有国外留学的背景,即便没有留学背景,很多也在国内名牌大学获得博士、硕士、EMBA、MBA、学士等学位,受过非常系统的教育培养。  被调查的重点企业中,华西集团的吴仁宝已年过八旬,12位企业家已年过七旬,这些知名企业的创始人平均年龄63.8岁,182家被调查企业所有创始企业家的平均年龄为52岁。然而他们的子女中,仅18%的第二代愿意并主动接班,多达82%的“接班人”不愿意、非主动接班。“其重要原因是他们看到太多父辈们的辛苦与无助。”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余明阳教授这样解释。

图片 1

500名新生代“中国财富接力”调研报告: 民营企业传承如何落子?

每周报告

几年前关于第二代接班问题的调研中,排斥回到家族企业当中的人占据多数,然而近几年,随着新生代企业家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经验的不断丰富,这一现象发生转变。

关于家族企业的课题越来越多地受到重视,多到一位商学院的教授在一周内可以连续参加三场研讨会,研讨的内容中最普遍的话题就是企业传承。

在这位教授看来,时下中国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从一代二代。这里想要探讨的所谓“二代”,也被称为新生代企业家。

普华永道中国合伙人王蕾认为,如果说三四十年前,他们的父辈,那些被称为中国民营企业的开创者,创立家族企业是“开天辟地”的,时下第二代的接班同样也属开天辟地。因为,这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的中国家族企业的第一次传承。

第二代的态度转化:排斥到认可

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家中最具代表性的30余位绝大多数都经营到今天,并跟随社会和经济环境的变革主动转型,在各领域形成独具特色的竞争优势。

这批企业家大部分已过或者已近退休年龄,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依然奋斗在企业管理的第一线。对比国有企业的管理者,在这样的年龄早已离开职场。无论是否自愿,接班人的问题已不得不提上日程。

中国是否会面临企业家的断层?随着新生代企业家的崛起,这个问题渐渐有了答案。

几年前关于第二代接班问题的调研中,排斥回到家族企业当中的人占据多数,然而近几年,随着新生代企业家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经验的不断丰富,这一现象发生转变,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逐渐从排斥父辈的产业到慢慢接受和认可。

11月26日,中欧第六届家族传承论坛上,北京银行(601169,股吧)私人银行与家族企业杂志联合发布“2017年中国新生代企业家现状”调研白皮书。根据会上透露,这份白皮书是采样了500名左右的中国家族企业“少东家”。

在这500名的调研中发现,44%的新生代企业家表示未来将会接班并已经在家族企业中工作;19%的人表示将来会接班,但现在正进行个人发展;29%的人表示不排斥接班,但需视情况而定;仅8%的人完全不愿意接班。

上述人群中44%已在家族企业中工作的准接班人中有82%来自各种因素的心理压力,其中58%的人认为最大的心理压力来自自己在接班的过程和家族企业内部管理上会有较大的阻力。

或与管理压力相关联,调研显示,新生代企业家在深造过程中的学科选择以管理学和经济学为主,理学和工学也占有相当比重,这两类学科的选择多与家族企业的产品相关,历史学是这一群体中唯一无人问津的学科。

这份调研的样本主要来自于新生代企业家组织中的成员,其中不乏第一批民营企业家的第二代。除了万向集团等个别已完成交接的几家企业外,处于第一代向第二代过渡阶段的民营企业占据多数。

台湾董事学会发起人蔡鸿青认为,目前1.5代的陪跑阶段最为重要,它将决定接下来企业的兴盛与否。

民营企业传承:家族化VS去家族化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公开资料的梳理观察来看,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对后代接班的态度差别明显,分为家族化传承派、去家族化传承派以及混合管理过渡派。

创立美的集团的何享健是选择引入职业经理人去家族化传承的代表者。美的集团是国内首家选择职业经理人传承模式的过千亿家族企业,2012年8月,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淡出,将董事长让位给45岁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而何享健的独子何剑锋只担任公司董事,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

上一篇:价格战全面引爆 2012车市积重难返
下一篇:没有了